企业公告
电话:021-33528798
邮编:201613
传真:021-33528797 分机:807
地址:上海市松江工业区江田东路92号C栋
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 企业公告

光伏业政策叠加效应将持续释放

11月1日,国际新能源大会在无锡召开,同日国家电网对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有条件免费接入政策正式实施。会议间隙,记者了解到,除了分布式光伏发电免费接入、分布式光伏示范区建设项目等总规,一些具体落实配套政策将陆续出台,地方的对接政策也在酝酿中。

“当前整个世界的光伏业被悲观和失望情绪笼罩着,特别是继美欧对中国光伏产业连续发难后,我国刚刚起步的新能源产业顿时陷入困境。”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秘书长、原商务部副部长魏建国点出了第四届中国(无锡)国际新能源大会暨展览会召开的背景。

国网自损利润受质疑 10月26日,国家电网召开加强分布式光伏发电并网服务新闻发布会,提出未来将对符合条件的分布式光伏项目提供系统方案制订、并网检测、调试等全过程服务,不收取费用,富余电力全额收购,11月1日起正式实施。国网的免费服务,让光伏行业一直纠结的入网难问题看到曙光。但外界也质疑,国网自损利润的举措能否持续。

 

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王斯成对记者表示,“国网支持光伏企业的态度很明确,因此所谓的并网费用损失是扶持的代价。光伏发电的确会抢占一定的电网销售额,但光伏发电主要是在白天,该时段正是电网超负荷时期,有时还要拉闸限电,从这个意义上讲,两者互为补充,因此不能简单说国家电网亏钱扶持光伏行业。”

此外,国家电网免费接入政策实施之日,记者连线了多家公司高层,从超日太阳等相关人士处均得到正面回答:公司正在积极申报免费入网。

除了免费入网政策,近期,一系列针对光伏业的扶持政策密集出台。9月底,国家能源局发布《关于申报分布式光伏发电规模化应用示范区的通知》,一期总装机量为15GW。  一些尚未出台的政策也在酝酿中。国家能源局官员日前透露,正计划召开全国光伏工作会议,研究行业发展问题和配套支持政策,包括《促进我国光伏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》、《分布式光伏发电示范区实施办法和电价补贴标准》等。江苏省电力公司日前也透露,将结合光伏产业发展规划,出台省级的实施细则。该消息得到江苏省可再生能源协会的进一步验证,该协会人士表示,在月底召开的论坛上,将透露出更多地方政府的救市举措。

警惕“国进民退”负效应 对于拯救内外交困的光伏业,地方国资平台接盘是最常用的招数。

 

江西赛维LDK是民企“国有化”的典范。10月22日,赛维LDK发布公告称其20%股权被有江西新余国资背景的公司收购。

但光伏另一大巨头尚德的国有化前景颇为纠结。此前,一名接近尚德的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,公司创始人施正荣并不希望公司被国有化,对于政府提出以个人资产作抵押的要求也一并拒绝。但论坛上透露出的最新消息是:尚德有国有化的意思。在几个月之间,施正荣的想法是否有所转变,他与政府之间的博弈是否发生了微妙变化,此类问题在论坛上找不到确切答案。从历届参会情况来看,施正荣一直是国际新能源大会的主角,此次他的身影却遍寻不着。会议主办方对记者透露,“施正荣的确有事来不了,本来计划是要参加会议的。”

国有化的确是一条拯救企业的快速路径,但专家也指出要警惕它带来的弊端。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曙光指出,大面积国有化是一个“不妙的前景”,政府更应该拿出综合政策,而不是简单地将问题企业收归国有。

“新能源产业是在市场搏击竞争中发展起来的,一旦国有化,恐怕进一步的创新能力要大大削弱,竞争力也会大不如前。国有企业因其特殊性,日子是好过了,但创新能力太弱。这不是出路。”张曙光表示。

他指出,光伏企业做大做强最重要的举措还是“市场并购”,“企业该死的死,不然的话,活的就活不好”。此前记者采访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,他也认同,政府的政策更应该倾向“扶优扶强”,而不是救助体质欠佳的企业。就并购资金方面,张曙光指出,财政给钱不可持续,政府贴息贷款的举措更可行。

相当一部分业内人士都指出,要警惕国有化带来的副作用。在他们看来,政府的钱应该更多投入做大市场。此前,中国光伏业的需求大量依赖海外市场,在经济环境走低、双反频频施压的前提下,中国企业更应专注的是抓住不断扩容的国内市场。

阿特斯阳光电力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瞿晓铧在会上也表示:“政府要从法规、制度、财政上培育市场,要让光伏企业根据市场经济的规律来自我调整。政府的职能更多是规范市场,发展市场,而不是盲目地救企业,我不是说永远不能救,但一定不要盲目地救。”

近来,美国著名趋势学家杰里米·里夫金在他的《第三次工业革命》中预言,“经济和社会变革总是来自新能源与新通信方式的交汇”。无疑,以太阳能发电为代表的新能源必将是未来的宠儿。尽管当前国内光伏业颇有点内忧外患的味道,但业内人士认为绝不能因噎废食。在他们看来,自力更生或许是中国回应欧盟双反最有力度的反击。

返回上页